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 一剑佛不能西(大结局·终)
    这光束所过之处,那一颗颗血色眼瞳,连同刚刚从中走出的佛国神将一起直接湮灭。

    这时天穹上方那团盖住太阳的阴影正一点点散去,而李云生所化的那道光束,此时正不偏不倚地射向了太阳。

    这一刻,牧凝霜再也无法自持,面无表情的她,泪珠就跟断线的珠子一般“簌簌”滚落。

    而身化剑光的李云生,依旧一往无前。

    就如同地面上那些人所看到的那样,他的目的地便是那颗太阳。

    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漫长得李云生在脑海之中,将这四十年来的每一幕画面都回忆了一遍。

    “此黑夜将逝之际。”

    “吾辈秋水弟子。”

    “宁做无头鬼,不为圈中豚。”

    望着越来越刺眼的日光,李云生诵念起了当日大先生临死之际,诵念出的那段誓词。

    “众神明在上,今秋水弟子李云生,以十州万载气运为钢,以十万孽因果半具神格为魂,乾坤日月生死为刃,求铸一口弑佛之刃!”

    誓词念完,他接着又声如雷霆般朗声高呼。

    而这一声,十州地面的百姓,听了个真真切切。

    很多人不知道这句话所指为何,但却并不妨碍他们神魂本能的触动,只觉得心头有一扇闸门被打开,一股股被封闭了千年万年的委屈跟怨念随之倾泻而出。

    而像是牧凝霜、萧澈还有陈太阿他们这等知情之人,此刻则是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此刻冲向太阳的那道身影是自己!

    “轰!”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身化剑光与青龙合二为一的李云生,一头刺入了那夺目的太阳。

    阵阵火浪,随之在星域之中荡漾开来。

    而就在此时,那星域之上,忽然之间出现了一扇扇透着荒古之意的青铜大门,一个个恍若神明般的佛国圣僧,身化万丈金身齐齐扑向那颗正在“沸腾”的太阳。

    “蒲若佛、渡海佛、天琅佛……居然连这些圣僧也下界来与援了?!!”

    原本心如死灰的佛国女神将在看到这一幕后,眼瞳之中一下子又恢复了生机。

    “有救,我佛国还有救!”

    她兴奋得直接站了起来。

    “铮!——”

    但还没等笑容从她脸上敛去,一声响彻星宇的剑鸣,彻底击碎了她刚刚燃起的希望。

    只见那天穹之上,星域之中,一道宽逾万万丈、长逾亿万丈的剑光,自那太阳之中射出。

    首当其冲的几位佛国圣僧直接在剑光之下湮灭为灰烬,连挣扎之力都没有,那一扇扇连接诸天佛国的青铜门扉则直接化为虚无。

    但即便如此,这道剑光依旧没有散去,它如同星空之中奔腾的洪流,浩浩荡荡、延绵无尽、不知疲倦地向西奔涌。

    这一下佛国女将的脸彻底僵住了。

    她比谁都更加清楚,那剑光“奔涌”而去的方向,正是她的家乡。

    绝望之中,一道晨曦的光晕,破开十州的黑夜,落在了她的身上。

    道道青烟自随即她身上升起,一点点地将她灼烧为灰烬,灰烬之中她无比绝望地哀叹了一句:

    “此一剑后,我西天无佛。”

    桑家家主府。

    “李……云……生……”

    “小师弟。”

    “小坏蛋。”

    “你答应过我……要回来了。”

    望着那头顶几乎覆盖了整片天空的晨曦朝霞,小小满忽而泪流满面,她的眼眸越来越明亮,声音越来越清晰。

    ……

    五百年后。

    “自五百年前,剑神李云生,以身化剑,一剑横扫西天,自此西天无佛,佛不能西。”

    “哪怕时至今日,这一剑依旧不曾断绝,它藏在那每日新生的晨曦朝夕之下,庇佑我十州生灵不再受那生灵涂炭之苦。”

    “吾等十州修士,必须时时牢记剑神恩泽,纵使再过五百年五千年五万年,亦不能忘,只要吾等不曾忘却,剑神便还活着。”

    “既然神明弃吾十州,吾辈便在这十州,再造一座神祇!”

    “而云生剑神,便是吾等唯一信奉之神明。”

    秋水峰下一间学堂之中,一名年迈的修士,正慷慨激昂地为一众刚入门的小修士上第一门课。

    “散学!”

    说完最后一句,年迈修士用力一挥手,直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学堂。

    他一路步履不停,一直走到秋水的白云观,走到白云观的后山,走到后山那重新建起来的小木屋,然后抱着书本静静地站立在门前。

    踟躇良久之后,他伸出手去叩了叩小木屋的房门,然后语气哽咽地道:

    “小师弟,今日是你的生辰,莫要睡懒觉了,来陪二师兄喝酒。”

    ……

    桑家风蝉庄湖畔。

    一名头发花白,体态龙钟的老妇人,正靠在湖边的一块躺椅上打着盹,手中还捏着一封有些发黄的信。

    信纸上,隐约可见“小满亲启”几字。

    “噢!”

    就在这时,老妇人忽然湖面上刮起了一阵风惊醒,醒来之后发现手中的信纸被吹到了湖边,当即奋力爬起,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一边努力迈着步子,还一边气喘吁吁埋怨道:

    “哪里来的风呀。”

    “可别把我的宝贝吹进湖里了。”

    “这可是他给我写的信。”

    等到终于在湖边捡起了那封信,她才笑呵呵地长吁了一口气,随后对这那封信自言自语道:“小师弟,去年凝霜师姐也叩天门去了,她其实早就该走了,就是舍不得你呀,总觉得你会回来,后来还是我劝了她一回,她才肯走,还是要到上界去找找寻你的法子。”

    “嘿嘿嘿……凝霜师姐她,也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呢。”

    “唉……我这身子,越来越不行了,吃再多丹药也于事无补,应该也等不了你多久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冥府,也不知道你在不在冥府,要是有冥府,要是你也在冥府就太好了,我们两便又能再见了。”

    “小师弟,你的信我都看完了,整整十年,三千六百封信,师姐我很满意。”

    “小师弟……要是能在临死前再见你一面该多好啊。”

    “我就想见你一面,就想告诉你,我都记起来了,我记起了你带我到处去寻药,记起了你在俗世给我做的每一顿饭,每一道菜,我都很喜欢,都很爱吃。”

    “小师弟……”

    老妇人的声音越来越小,一滴滴浑浊的流水从脸颊滑落,最后滴落在了湖中,在湖面掀起一圈圈小小的涟漪。

    “哎呀……”

    或许因为有些忘我,她一下子没拿住手中的信,让它被封吹进了湖里。

    不过就在她撩起袖子跟裤腿想去捞的时候,看向湖面的目光却是愣住了。

    透过波浪起伏的湖面,她只看到自己那张老脸旁,多出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而那道身影正朝微笑着她伸出手。

    ——《剑叩天门》-全书完-2020年9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