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神级透视 > 第1554章 欢迎回来
    林天瞧到,好奇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不想别人看到的事情?”指了指头顶,“说不一定他就看到了哟!”

    白梓羽依旧低着头认真摆放他的骨牌,不过却是说话了:“占星师一生只为一人占卜,轻易不会改变占卜对象。”

    有反应就好,他受不了太热情活络的人,他疲于应对,就像他家庭的礼仪官,他实在烦他,除了熟悉各式各样的贵族礼仪,将此教给他。那些繁琐得不能再繁琐的贵族礼仪也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家伙规定的,他听得头大。而他的家庭礼仪官就更奇葩了,常常会热情的拿一杯不知是什么泡制而成的香奶茶问他这是什么,你知道它是怎么炮制的,这些材料又是哪里产的,盛京城有哪些贵族女孩子喜欢。

    凡是涉及到,他都能一条又一条详细说明。常常是他问他一句,他能给他答一百句。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有几次他专门查过他所说的东西,企图找到错误。然而没有。这又让他不得不佩服他。同样他也受不了太沉默寡言的人,这会让他觉得挫败。白梓羽就是这样一个人。好在林天有决心,他可是教父的教子,是他的同门,教父说他是个有勇气的孩子,他可不想被他比下去。林天继续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吗?”

    林天知道白梓羽不会回答,立马又换了个问题:“你知道自己的秘密被人看到是什么感觉吗?白梓羽,你有体会过吗?”

    白梓羽并不回答,他已经移到了他的对面,抬头看了眼林天,似乎猜出些端倪,反过来问道:“你是什么体会?”

    林天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是楼上那位占星师?他从你身上看到了什么?”白梓羽问过之后又低下了头,继续他手中多米诺骨牌的摆放,小手上拿着两张纯黑骨牌,貌似并不怎么感兴趣,别人的问题向来不是他的问题。白梓羽说道,“我知道他,他是一位很伟大的占星师。虽然我从未见过他。”

    “你是听费米说的吗?”林天知道费米每天会来这里给他送饭,“那你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吗?”

    白梓羽又沉默了。

    “白梓羽,不要这么无趣嘛!”林天从书中抽出几张图纸,上面是密密麻麻连接起来的线,包含一个又一个圆,十分复杂,“你如果告诉我,这几张图纸我可以借你看,是有关真气阵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

    果然,白梓羽不再沉默,看到他手中那些图纸,眼睛瞬间变得明亮,熠熠生辉。虽然林天的手放下的极快,他也只是一瞥,可那些繁琐至极的线条仍然带给他很大的视觉冲击,犹如万千星辰在漆黑夜空闪闪发光。这些图纸若是流落在外,必然价值连城。白梓羽一股脑儿将他知道的都说出来了。!他知道林天是个守信之人。幸亏了他之前给他看的某些书籍,让他解开了困扰他很久的问题。还有他的那些真气阵图,给予了他相当大的帮助。

    “他是个很可怕的人,是第云斯特冈教廷最忠实的奴……信徒。他曾有一个美貌的妻子,是北边那片土地上的平民,死得很惨。原本他是想要随他妻子一起,长埋地下。是阿布则大人带他走出了那片伤心地,带他走上了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教廷圣地,我们脚下的这座山。而他的占星术也日益精进,教廷特赦他的罪过,允许他跟随在阿布则大人身边,为他占卜。差不多有70年了吧。”

    “你竟然知道这么多?白梓羽,我现在开始有些佩服你了。”林天难免有些惊讶,望着这个低着头慢慢挪动着步子摆放他的那些骨牌,他不假思索地边回答他的问题。这个眼里只有骨牌和与真气的奇怪孩子,他竟然知道,他的脑子里竟然能装下其他东西。林天原本也只是随便问问,那些书籍与真气阵图不过是他想要为难他,看看他是否真如教父所说那般聪明,在真气一途当真有极高天赋,引得爷爷和教父都称赞不绝。

    林天又问:“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梓羽放缓手中的动作,看着地上安静的骨牌,低低地说:“这次龙谷的发现,他应该会动心的吧。”白梓羽说着说着又摇头起来,声音还是那样低沉,自言自语道,“不,是一定会动心的。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他是那样爱他的的妻子。”

    林天没有听清,想要凑近他,“你说什么?”

    “没什么。”白梓羽摇摇头,看着林天夹在书籍中的图纸,“该你兑现你的承诺了。”

    “喂,就不能多说些吗?”林天不情不愿抽出那几张纸,递给白梓羽已经伸过来的手,“还真是不肯吃亏啊!”

    “你打听他干什么?”白梓羽接过,瞧了眼图纸,叠了几叠,揣进怀里,从身旁拿起一张骨牌,又开始他那无聊的兴趣了。

    林天瞪着这个孩子,不满起来:“你就不能歇会儿?累不累啊你?”

    白梓羽第一次觉得他烦,按照以往他若是晾着他不理,不多久他自己就会走开,今天却是有些反常。他本不想探究别人的事情,别人如何与他又有何关,没关系的事情就不要知道了,这也是他一直坚守的信条。直到跟随教父来到少道山,他才不得不做改变。爷爷似乎并不希望白梓羽太过沉寂。白梓羽问道:“你见过他?”

    林天点点头:“不过我看他的样子,嗯,像是……快死了。我见到他了,他像是从我身上看见了什么,我从未感受到那样的威压,像是天神的注目,让人敬畏、恐惧。”

    白梓羽似笑非笑地点点头,随即站起身来,推开了身后的书架。

    他明明个头不太高,那十几米高的沉重书架被他毫不费力的推动,随即朝着两边缓缓推开来。茫茫白光贴着地平线一寸一寸地往上填满了整个屋子。

    林天的心里莫名多了几分庄重,他感觉到胸腔里有股热气浸透了四肢,让他有些酥麻又有些要飞起来了一样。

    原本因为诅咒被缩短的肢体拔节生长,修长强壮的身体撑破了麻布道衣,暴露在的肌肤透着健康的光泽。

    林天踏出蒲团,缓缓迎着光走去。

    金色的光线找到了归属,疯狂地钻进了他的身体。筋脉也成了金色,一块金丝勾勒的光明图纹印在他的胸前。

    白梓羽默默站在一边,尊敬虔诚道:“尊者,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