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最强狂兵 > 第1899章 大结局
    “呃!”

    杨腾惊叫声中,捂着脖子踉跄后退几步。

    他身手不错,和九腾龙前的杨动差不多。

    但真没想到林映冰会突然动手。

    他的眼里浮现出不甘,踉跄后退几步,重重倒在了地上。

    林映冰呢?

    这时候的眼神,已经无比的平静,还带着最最纯洁的温柔,包括动作,就像一个新婚妻子在洞房花烛夜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后,爱怜的去抚、摸昨晚劳累一晚上的丈夫。

    她只想再看杨动最后一眼,哪怕那张让她永生无法忘记的脸,已经被彻底打烂,再也不能看,她也不在乎。

    也不怕。没关系,她也会下去陪他的,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大厅内,所有人都没说话,大家都愣愣的看着林映冰,在那儿扒翻杨动的尸体。

    咣郎。

    一声脆响,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原来,林映冰扒开一堆水果的时候,一个盛放水果的托盘掉了出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林映冰扒翻的动作停住了,慢慢歪起了下巴,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好像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什么东西。

    “唉,她肯定是看到杨动了,看到他被打的不成人形了。”

    后面的邢亚丽,也傻乎乎的看着这一幕。

    孟令成,似乎预料到了林映冰的悲痛模样,心中轻轻叹了口气,不忍再看。

    他已经预料到,接下来林映冰会蓦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就痛哭,最后就是用那把刀子,割断她的脖子……

    可是事实上呢,林映冰却没有这样做,没有尖叫,也没有痛哭。

    她就跪坐在圆桌的废墟上,好看的桃花眼在愣怔了许久后,才轻声问道:“你--没有死?”

    她这是在跟谁说话呀?

    孟令成等人,本能的对望了一眼时,就听到一个有些嘶哑的男人声音,说:“你、你要是再不救我,我就离着死不远了。”

    听到这个声音后,孟令成等人犹如遭到雷击那样,浑身猛地一颤。

    那个倒地身亡的杨腾,暗淡的眸子中似乎也闪过了不甘。

    我靠!老子白挨了一刀子!

    “太好了!”

    不知道是谁,忽然欢呼起来。

    接着,欢呼声就响成了一片:“太好了!”

    最后面的荆悠悠,目光闪烁,叹了口气客厅后门走去:“做人做到这份上,也是难得,不管是谁,都会为了你活下来欢呼,或许,你真的不该死。呵呵。”

    说完,荆悠悠推开后门,缓缓消失在了夜色中。

    欢呼,还在继续。

    这些刚刚亲手要杀掉杨动的人,现在都狂喜无比。

    因为大家都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了,杨动要是死了,林映冰也会跟着去死,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以后就得过上生不如死的亡命生活。

    大家都知道,唯有林映冰活着,他们才会有好日子过。

    现在好了,杨动还活着,林映冰就不用去死了,大家也就没必要去亡命天涯了。

    麻的,刚才那么多人对他开枪,他怎么就没死呢?

    林映冰也很纳闷,看着从狼籍废墟下扒开水果,露出脸来的杨动问道:“你怎么就打不死呢?”

    杨动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指了指心窝、腰眼和脖颈上的托盘。

    这些都是不锈钢做得,按理说没有那么大的抵抗力能挡子弹。

    但有了木桌的缓冲,还真就给杨动活了下来。

    他的要害部位,都没有中弹,不过体内该有的子弹绝对少不了,取出来相信造个平底锅都不是问题。

    林映冰明白了过来。

    原来,在枪声骤然响起的瞬间,杨动用最快的速度撞翻了客桌,用桌面做缓冲的同时,用最快的速度把钢铁托盘挡在要害部位,这才侥幸活了下来。

    当然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体内的血,流也要流干了。

    枪声停止后,杨动没有着急出来:在孟令成等人情绪不稳定之前出去,那就是再找一次死。

    更何况,杨动想趁着他被、打死的机会,看看林映冰会是一种什么反应。

    林映冰的反应呢,让杨动很满意,一刀子把杨腾干掉,他也很满意。

    这证明,林总心里,有且只有他一个男人。

    只是她爱的太深,才显得变、态。

    “接下来,你该怎么做?”

    林映冰说话了。

    杨动咽了口吐沫,问道:“什么怎么办啊?送我去医院啊,不然一会流血流死了。”

    “你死不了,我手里掌握着最尖端的科技。”

    “可是很痛唉。”

    杨动抱怨道。

    林映冰蹙眉:“我在说正经事。你打算和你的那些女人,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要么选她们,要么选我。”

    林映冰毫不客气的说:“不然,我就会报复她们到死。在我心里,你不管是生,还是死,都是我林映冰的男人,也只能是我林映冰的男人,你这辈子,也只能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我!”

    “我这辈子只能有你一个女人?”

    望着脸色平淡的林映冰,杨动笑了。

    林映冰很认真,杨动很想笑:“那你杀了我吧。”

    “好,那我就杀了你,再去下面陪你。”

    林映冰话音未落,孟令成就猛地扑将过来:“不要!”

    “你看,你的手下们不乐意。”

    “那就不死,不过,你这辈子都只能和我在一起,不管是死还是活着。”

    林映冰很是认真的说:“任何企图想跟我一起分享你的人,我都会杀了他们,不管是宁苗苗,还是古蜀王……”

    杨动笑了,就好像就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那样,很开心。

    林映冰没有笑,只是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说笑话?”

    杨动没否认,坦率的点了点头:“我以为你是在说笑话,因为你应该很清楚,宁苗苗和古蜀王都是什么样的女人。”

    “不就是一个封闭小国的国王,还有过气帮、派的帮主吗?”

    林映冰冷笑:“在别人眼中,她们或许是很强大的,但在我看来,只要运算得当,要想勾除她们,并不难。”

    “你觉得她们容易对付,是因为她们懒得用阴谋,你知不知道你在金伦加内部搞分、裂的时候,就是宁苗苗一步步搞垮外部金伦加的?”

    杨动艰难的耸耸肩,疼得龇牙咧嘴:“何况,她还和古蜀王联合了。”

    林映冰一阵紧张,但接着又冷了脸,刚要说话,杨动一副要死的表情、道:“你要非得逼死我,就来吧,别忘了,古蜀王还和你是亲戚呢。宁苗苗呢,是我妈的侄女,你要真杀了她们,咱俩也玩完了。”

    “那你不许去找她们!”

    林映冰厉声说这句话时,表情中终于带有了少女才有的表情。

    杨动叹了口气,问:“我在出来的时候,苗苗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林映冰脸色不太好看。

    杨动轻声说:“她问我,为什么不让她的孩子姓杨,而是姓宁。”

    “哼,还不是为了给她宁家传宗接……”

    话说到一半,林映冰沉默了。

    她明白了。

    宁苗苗之所以不给儿子取名姓杨,就是在给她留位置。

    那个过气的帮派女帮主,不知道凭啥认定,她一定会和杨动在一块,谁稀罕吗?

    噘着嘴的想了一会,林映冰头一次,茫然了起来。

    想了想,杨动叹了口气,正色道:“你看这样如何,那这样吧,我娶你。我也保证,会妥善安排你那些已经暴露身份的属下,保证他们的安全,只要他们不去再做伤天害理的事。”

    “我没有在撒谎,你该知道我还是有这方面能力的,毕竟我的公司业务现在势头良好,安排个千八百人还是很轻松的。”

    杨动看着林映冰的眼睛:“别怀疑,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林映冰再次抬手,双手搂住杨动的脖子,轻声问道:“真心话?”

    “真心话。”

    杨动很用力的点头。

    “不是在撒谎?”

    “需要我发誓吗?再毒一点的誓言。”

    “不用了,我相信你。”

    林映冰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噗嗤一声笑。

    ……

    “你觉得这个结果怎么样?”

    独臂的老人,拄着拐杖走在月色下,一旁站着的,是一个小女尼。

    独臂老人,叫无常,女尼呢,叫清欢。

    “我觉得还不错。”

    女尼轻声说:“起码到现在为止,年帮的全部势力,都已经被剿灭了,不是吗?”

    无常笑了,声音很难听,就好像这辈子没笑过一样不自然:“是啊,年帮瓦解,金伦加崩塌,三苑归于沉寂,天道恢复如常,一切,都和祖师爷预测中的一样。”

    “祖师爷或许没有预测对一样东西。”

    清欢抬头看着满天星斗喃喃的说。

    无常一愣,皱眉说:“女娃子,我知道你道行高,可虬髯客祖师爷留下的预言,难道不对?终结年帮的,就是天道使者杨动,不是吗?”

    清欢耸耸肩:“但祖师爷可没说过,杨动是用男色终结的年帮。不管是姑苏还是宁苗苗,林映冰又或者戒心,哪个不是他靠男色征服的?道家常说天道无情,他这个天道使者,怎么拽着女人不放?我看,他不该叫天道使者。”

    “那你觉得应当如何?”

    “他该叫,桃运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