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都市之仙帝奶爸 > 第1709章 大结局(下)
    “主人,我们不要和女主人和小主人打声招呼吗?”

    “是啊,她们万一着急怎么办?”

    白兔与小白,疯狂奔跑,依旧还是追不上前面的陈七夜,他们挑选的是小路出城,出城之后速度更快。

    “不用,我已经留字条。”

    说完,陈七夜祭出飞剑,将小白和白兔一起带上,速度更快,几乎看不到半点踪影。

    几乎是半天的时间,陈七夜一路上不停的补充真气,若不是担心弄玉报废,这个时间会更短。

    来到北边战场时,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不少第六部,还有监察院的炼气士,都被打得分不出彼此,与当初开始相见的时候,那种处处提防,还有区分的状态,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而魔族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这种程度的战场上,哪怕是魔将,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的厮杀。

    可即便是这样,魔族依旧没有要突破北边防线的意思,原本这场战斗,就是第六部担心魔族别有所图,因此主动发起,想要快点从这场战争之中脱离出来,防止后续出现什么麻烦,力量空虚。

    可没想到,一打起来,魔族就像是疯狗一般,缠住了他们,可偏偏又不突破防线,好像这么做,就是为了缠住他们,这让第六部更加焦急了,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后面可能会有大阴谋。

    可他们哪怕有监察院的力量加入,也还是不行!

    直到陈七夜来了。

    那一刻,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强者。

    只见一把飞剑冲入其中,还有两道白色残影,下一刻,只见一头巨大的白色斑点魔纹虎,一声怒吼,空中顿时出现了犹如雷电的音波,魔族但凡碰到,就会被击溃,化作一阵魔息。

    还有那白色兔子,起初他们还不信,一只兔子能有什么威力,然而等看到白兔的攻击时,他们已经吓傻了,与那头老虎相比,白兔丝毫不逊色。

    这已经打破了他们的三观!

    这到底是什么鬼?怎么感觉自己不像是生活在人间。

    等看到那个突如其来的年轻人,站在飞剑上,攻击层出不穷,他们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想到,先前他们还看到一个脚踏金色莲花的和尚,就站在魔族之中,口诵佛经,一群魔族就纷纷消融,心里越发的感觉古怪。

    这么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存在,又是这么恐怖!

    “你来了。”

    陈七夜看到人群之中某个身影,冲了过去。

    说话之人,满脸的血渍,断了一条手臂,气息已是奄奄一息,濒临死亡,与这个相比,还有一件更可怕的事,那就是她的腹部,出现了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伤口,上面魔息滚滚,与中了剧毒一样,魔息这般侵入了身体,想要活命已经是不可能。

    看着眼前的女人,陈七夜哭了。

    “那天你是在演戏?!”

    奄奄一息的女人正是焦玉若。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我焦玉若喜欢的男人,的确了不得,刚才我见那边魔息溃散,就猜到能做到这种地步的,也就只有你了。”

    “知道吗?我后来其实没有后悔过,只是遗憾,遗憾我错过你了,可那又能怎样呢?当初你去了修仙界,我的确是害怕,最后走上了炼气士一途,也走上了无情道。”

    焦玉若说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无论如何,陈七夜,我不欠你的,照顾好女儿。”

    话音落下,魔息扩散,焦玉若整个身体已经化作了白骨。

    陈七夜看着这一幕,久久没有说话。

    最后持剑,诛魔!

    北边战场更远一些的地方,慕红妆看着眼前的一个巨大黑色漩涡,神情凝重。

    “无极老祖,东游行者,还有截天道子,你们三个老东西终于肯出来了?”

    面对慕红妆的话,三位笑着点头,丝毫没有生气。

    “没想到,这浩劫还是出现了,域外天魔已经衍生到了这一界吗?”无极老祖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将这‘通道’堵上,否则的话,人间危矣!”

    “不错,废话少说,我们四人联手!”

    慕红妆摇头道:“不,是你们三人联手。”

    三位人间仅存的大能,皱着眉头,他们明白,慕红妆绝不是怕死之人。

    “你们联手,助我进入那通道,而后我炸毁肉身,也能将那通道一并炸毁。”

    慕红妆的话,把三人都吓了一跳,他们是人间强者,自然也更加惜命,没想到对方如此做,那简直是把最后一丝生机也给断绝了。

    进入了那里,可是连神魂也没机会存活的。

    “不用想了,也不要等,再等,我怕就会后悔了。”

    三位闻言,眼神都是划过一抹狠色,目前的确只有这种办法,才能够做到保住人间,他们原本想着,先四人合力,将这通道封印个十几年,之后如何,就不是他们能够去管的了,毕竟已经尽力了。

    可慕红妆的话,让他们内心起了一抹敬意。

    “好!”

    三人不再犹豫,运转各自大法,帮慕红妆将通道出现的浩瀚魔息,一并抵挡,好让慕红妆能够安然进入通道。

    慕红妆看了一眼身后,笑容灿烂。

    “这一生,有你陈海雄,有你陈七夜,我死能瞑目,至于鼻涕虫周通,姐姐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只要能不死就别死,多享几年清福。”

    说完,慕红装周身只见飞剑蒸腾,好似要破开这道天幕,把另外三人看得都有些心惊,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的飞剑造诣竟是如此的恐怖!

    一闪而逝。

    慕红妆冲进了那通道之中,下一刻,里面传出了魔族的怒吼,通道甚至化作了一张域外天魔的脸庞,大吼着不甘心,最后里面剑意鼎沸,通道被彻底给关上了。

    人间,自此也清净了。

    而原本一直在负隅顽抗的魔族,像是失去了力量源泉,一下子变得脆弱无比,战局也瞬间被扭转了过来。

    此时此刻,陈七夜脚下飞剑弄玉,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嘶鸣,陈七夜心急如焚,干脆舍了飞剑,运转周身最强的真气,一时间金光刺眼,让停留在原处的三位强者,都是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

    “有此子在,人间可无恙。”

    “不错。”

    “大善!”

    三人说完,身形消融,不知去了何处。

    陈七夜赶到这里,自是什么也看不到,可恍惚抬头,像是看到了母亲的笑脸,正在凝视着自己。

    “剑来剑来,泪来泪来,一如初见,愿你平安。”

    “风归风归,尘归尘归,恍如隔世,愿你无恙。”